点心入侵 ❀

【速度松】拜托在年会上也这样跳!!(中)

☼这次想逼自己尽力改掉拖延症坏毛病于是又见面了【点头

 

☼玩起了刀男,每天对着爷爷上下其手他真的好美prprprprpr

 

☼这篇脑洞是在逛b站时看到阿部大叔跳宅舞出现在我脑子里的坑【【

 

☼公司老总儿子纨绔OSO  X小员工(K站舞见)CHORO




一:

 

 

  

  他摸着自己昨晚因为神经紧张而忘记充电的手机发呆。

  手机背面贴着粉色头发少女的大头照,此时在手指的摩挲中微微发烫。

  

 

  轻松低着脑袋,在桌子下找自己的数据线。平时一直收拾的井然有序的抽屉里却怎么也找不到那团交织在一起的黑色的玩意儿。

  又想到等下要去的每周部门例行的会议就头疼。

 

  没有手机怎么可能熬得下来嘛……轻松沮丧的趴在自己的桌子上,像只猫一样懒散的伸展开自己的上肢。手指紧绷着的向对面桌探去,还未来得及反应就感觉到了一丝冰凉。

  十分难得的没有规矩。轻松手一够便拿了过来,那家伙的东西果不其然的很……亮眼。看上去并不廉价却莫名其妙的讨人厌的蓝色的反光片在顶灯的照耀下刺得人眼睛生疼。

 

  “恩?这不是……”

 

   

 

  会议室里的人渐渐多了起来。三三两两的以小组为单位聚集在一起低声讨论着什么,但一直到会议开始的前五分钟,最中间的位置上的那个熟悉的秃顶中年人都一直没有出现。等到轻松急急忙忙踩着会议开始时间的限制过来时那个位置还是空的。



  才赶过来的某人小口小口喘着气,很迅速的找到了他那两个人群中一眼就可以看到的同伴。

 

“Myhoney,你是在我甜蜜的——”

“闭嘴,”斜带着粉色针织帽的青年一句话就把刚开口的那人堵了回去,顺手扯下他脸上及其碍眼的墨镜,将旁边凳子上早准备好的镜子塞到他空荡荡的手里。最后拍了拍空出来的位置,朝着轻松点了点头。

 

“谢谢帮忙占位置。”轻松笑着看着那家伙一气呵成的动作,随手将手上像是有烫人温度一样的发光东玩意儿放到了他面前的桌上。

 

 

  椴松:“?”

 

 

  那东西放在光滑的桌面上愈发显得璀璨【不是。不少人在注意到后,目光顺着看到那东西面前的人身上时,都发生了质的变化。

 

 

  椴松面不改色,手却十分强硬的与轻松争抢起了某个夺人视线的祸害:“轻松如果你是想这样报复我昨天把你的周边手帕踩脏了的话还真是不值得……”

 

 

  “所以这是他的东西对吧?”

  “不然呢。”完全将自己恶劣天性释放的椴松回的过分顺口,这时才后知后觉发现他和轻松之间不知什么时候挤进来一个披着件西装外套的青年。

 

 

   深红色的衬衣一下子以一种过分霸道的出现方式几乎遮住了轻松的所有视线,他有些难以忍受地抬起头。

  

   看到了一双过分明亮的双眼。

 

 

 

二:

 

 

  “那么请我在会上点名的轻松先生留下来找我单独聊聊,其他人可以走了。”

 

  

  寂静一片的会议室像烧的滚烫的锅一下子落入一滴热油一样炸开来。轻松虽然没有心思细听,但完全可以想象全都是对这个他即将去面对的人或真或假的猜测与想象。肯定也就是那种关于家境学历风流史小蜜炮友老情人之类的办公室标准八卦。

 

  真是无趣,不管是那些事,还是那个一看就有问题的家伙。

 

  

 

  他这般想着,但面上却丝毫没有表现出一丝一毫的情绪变化来。

  


“小松先生,”轻松微微的向前走了几步,语气中程度恰当的懊恼和尴尬引着他下句即将出口的话——

  

  

“不用解释了,我只是借那个很痛的充电宝的借口找你罢了。”

“.…..”显得被打断不那么尴尬。

 

  

  之后两个人便是极其统一的蜜汁沉默。轻松在刚刚的尝试解释失败后便陷入了一种带着些自我厌弃,和对着眼前的这个穿着刺眼颜色衬衣家伙的不满。小松则是饶有兴致的打量着他的模样。

 

  恩,精致漂亮的墨绿色瞳孔,上挑的眼尾以及白皙的皮肤。但完全不同的打扮又有着别样的风情,虽然扣到最上的衣领相比青涩身形的大片暴露更加低调与禁欲。但是果然……

 

 

  小松叹了口气

 

 

“果然还是女仆装更加好脱一些。”

 

 

 

三:

 

 

 轻松:“???”


评论(10)
热度(62)

关于我

松野三男左
咸鱼
© 点心入侵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