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心入侵 ❀

[年中松]克隆(中)

▷一到年末我就已经是一个彻彻底底额垃圾了【

 

▷本来这篇文应该老早就发的,因为我自己的原因拖了这么久。前言也改了好多次,贼气。

 

▷不管怎样都感谢看到这里的你。新年快乐。

 

▷黑手党ichi(克隆人)X  军官Choro(体细胞提供人);

 235警局,146黑手党。

 女装、克隆伦理人权问题、134修罗场还有多如狗的私设出没,避雷。

 

 

 

 

一:

 

 

   要说轻松没有私下想象过自己和那个孩子多年失散后的重逢是不会有人相信的。如果说那场别离像是一根表面带着不规则凹凸的刺,在那时以一种狠戾的方式插入他心中。那么这次的相遇便像是有人将那早已与血肉长在一起密不可分的东西,连根拔起一样。一个空落落的血洞源源不断的告诉他那块儿地方的疼痛。但轻松只是突然放缓了那口提了太久的气。

  

  动手的人是谁。

  

  轻松想,可惜,要是自己就好了。

  于是在眼前那人头顶深紫色发旋的注视下,抹着深红色口红的嘴唇不自知似的勾起了嘲笑般的弧度。不是什么必须要注意到的小细节,只是习惯罢了。

 

 

 “哟,这是哪家的小猫咪犯了事要到教师公寓来认错啊。”

  明明是轻浮的口气,从那人嘴里说出来竟有了种特殊的韵味儿,诱人的很。像是白光灿灿的正午,从背后隐隐传来的槐花香。一阵一阵的带着钩子。明知回头什么也不会看到,松野一松还是转了身

 

  男孩儿突然抬起了头。

 

  混沌的瞳孔在对上那人有一瞬失神的面孔时有了一丝温度。仿佛眼前的人点燃了他。

  不可回收垃圾也是能燃烧的,这个道理一松很早之前就知道。今天却真真切切的感受了一把。即使燃烧过程中产生的气体一无是处,就算燃烧过后余下的垃圾百无一是。但那一瞬间的将自己全身奉献,还是让他欣喜若狂。

 

  高跟鞋与地面清脆的击打引得一松回过了神。

   没有任何犹豫的,他开了口。

 

  “赤塚组少家主请你去见一面......”

   

 

   最后吞没在口中的称呼连他自己都没有听清楚。

   

   

 

二:

 

 

  

  在腿上的丝袜被人用收手拉开再弹回后,轻松终于坐不住了。

  自从他来到这件与众不同的学生寝室后,他便开始忍受,那个在警官学院校服里穿着大红色卫衣的家伙。先是一言不发地坐在对面的沙发上,然后假装接水自以为隐蔽的接近。接下来在自己准备开口时一个人絮絮叨叨的说了一大堆不重要而又句句透露了些机密的话。最后便开始动手动脚。

  将叠一起的腿放下,顺便给了那个准备将手探入他一字裙内的混蛋一脚,轻松说到:“不知道赤塚家少家主来我们学院是嫌自己死的不够早嘛。”

  

  “哎呀轻松让我看看你是怎么让自己的○○看起来这么......”还没说完又挨了一脚。

  松野小松刚想抱怨些什么,正眼一看眼前那人因为笑意显得愈发饱满的红唇与探入斗篷下不知道会拿出什么的手。规规矩矩的收敛了调笑的模样。

 

  “轻松,帮我们个忙呗。”

  

  “......跑上门来求警察帮忙的黑帮还真是不多见啊。”斗篷下传来金属碰撞的声音,连带着那人脸上明显的不相信。小松第一次在这人面前感到了挫败。

 

  明明这么多年过去了,当初的熟稔也随着真相的层层剥析降掉了冰点以下。可两人毫无阻碍的对话以及带着些恶意调侃的玩笑都切实地轻易扭曲他们在外人眼中形象。

 

  要是有人此时通过监控,比起不共戴天的仇敌,更会以为这是一对正在闹别扭的新婚夫妇吧。一松一面在心里想着,一面却面无表情的忍受着自家少主向那人带着委屈的口气的撒娇。

  

  “......那些老头子顽固到不认同我这次方案,硬是要扣住我的权限!轻松你看我这次的想法不仅没有限制你们警察的权限还帮忙压制了嫌豆组的海外交易带,你一点头——不就是两全其美么?”

  

  话才说完,小松便相当可爱的挤到了轻松旁边坐下。单人沙发被两个成年人霸占怎么说都应该带着些视觉的憋屈感,可因为轻松相较正常水平更加纤细的身材。这个场景居然完美的契合了一松刚才心中所构想的场景。

 

  “被丈夫哄骗成功的妻子”轻松在两人眼中不再保持刚刚那种僵硬的坐姿,他靠向小松怀中。一只手扯着小松的卫衣的前襟缓缓拉下。

 

  “条件呢?”

 

 

三:

 

 

  

  一松被赶了出来。

  要说他没看到在小松下命令之前,那人对自己这方向的示意是说不过去的。但他不懂。或许是明明是更为亲密的血缘关系被无视一般的对待,或许是那两人对自己带有的过分立场的一致性。

 

  人类是一种群居动物,化学中有种叫相似相容的原理。分明是八竿子打不着边的事却总能得出相似的结论。世界上大多数选择在一起的人即使性格看上去差距再大,内里总有些执着的东西能达成共识。这就是最开始一松听小松给他讲童话时的感受。

  那个即使不断闯祸最终却能英俊多金的王子在一起生活到最后的公主,凭的就是他们二人所执着的东西——外貌。没有哪个王子愿意去亲吻一个智慧优雅却长相难看的女巫。同理,青蛙请求公主成为他的妻子,公主不愿意却被迫如此。最后在青蛙重新变回王子后才爱上了他。

 

  小一松看着抱着他的人,目光锁定在他白大褂下的红衬衣上。

 

  那我与轻松呢。

  他记得他问过这句话,如此的无厘头的问题小松却像是听懂了一样。

 

  你果然像他一样聪明,那人笑的一如既往,但还是不够呢。

  

  

  毕竟,那可是童话啊。

评论(2)
热度(10)

关于我

松野三男左
咸鱼
© 点心入侵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