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心入侵 ❀

[速度松]口腔溃疡[中]

▷ 一直挺喜欢灯油的歌,前几天逛收藏夹再次被洗脑。

 

▷ 所以说这次的梗是歌词梗,歌名如题。

 

▷我月卡充错服了(。鬼服真有意思

 

▷ 想把王者里的英雄全部玩一遍!(穷鬼快滚

 

迷样存在OSO X 精神不稳定社会人CHORO, 年中双子。OOC预警,私设多如狗。

   ↑开玩笑,是精怪一类的存在,也可以说是口腔溃疡的拟人幻化(笑

 

 

 

一:

 

 

  “......”

  

  “啊啊,看你脸上的表情就知道你根本就不相信我刚刚说的话啊......”面前的穿着大红色卫衣的青年口气残念的念叨道,可是脸上的笑却实实在在的将他内心那带着那些许嘲意传递给了轻松。

  

  轻松没有回话,从那人手中抽出快被他折断的镜框。随意的用衣服擦了擦便又架到了脸上。随后他将头稍稍仰起了一个不大的角度,继续打量着那个自称小松的......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东西。

  

 

  可显然小松对于这种隐晦的视角转换不是很适应。

 

  

  那双好看的双眼正俯视着他,颜色像是古木不再鲜艳却极其幽深的叶片......什么?别问他一个连人都算不上实体都没有的玩意儿是怎么了解到这种并不常见的景色的美并且用的如此顺畅的。

  小松只知道他现在极其的想将那个拥有这双美丽双眼的家伙的脑袋扳正,至少在看自己时不能带着俯视的角度。但,有了刚才的教训对这人动手是不太可能了......

  

  

  于是,轻松只看到小松突然间的做了个幅度极小的弯腰的动作。再然后,他眼前的那个谁的双脚便离开了地面。

  并且毫无障碍的停留在了空中。

 

  轻松:“???”

  

  小松:“诶——早知道就直接给你看这个了嘛~”

 

 

 

二:

 

 

  现在情况其实变得很复杂。

 

  因心情不好而饮食平衡失控的主人公不幸得了这辈子从没感受过的口腔溃疡,继而招惹来了一个自称是口腔溃疡化形体的幽灵。即使只与那个幽灵进行了不到几分钟的交谈,两人对彼此的印象都坏到一目了然。

 

 

  先不说轻松是不是理科生毕业,做一个简单的到有思考能力便能得出推理。就算那人可以在除他以外的人眼中隐身,接下来的日子也少不了生理与心理上的双重疼痛。

  

  以上都是轻松作为一个人类视角所看所想的。

 

  

 

  但是对于小松来说这种情况是他漫长人生中的颇为普通而又不尽相同的一次因果。

  

  他确切的记得自己曾经有过很多这种类似的体验。不同年岁的人在得了口腔溃疡这种说小不小的病后,却极易在他面前露出最脆弱的一面。那些人给自己带来的愉悦感都很清晰,而他们的模样性格与长相却被小松当做不那么重要的信息忘了个干脆。

 

  这次不同。小松心里想。或许我可以尝试着去记忆这个家伙。

  要是他下次口腔溃疡的原因还是上火就更好了。

 

 

  看着全然没有刚才情绪失控模样的人背过去收拾背包,而显得有些瘦弱的背影,小松有些好心情的笑了笑。一屁股坐到了那人的床上。

  

  

  “......嗯?”他感觉自己身下的触感有些不对劲,但突如其来的对危险的感知能力以及隐隐的坏心思阻断了小松的话语。

 

  “怎么了么......”听到动静轻松才堪堪转身。

  然后就看到那人直接缩进了自己的被窝。双眼闭的紧紧。居然还打,打起了鼾??

 

  “......”

  

  算了,不管他的。马上就赶不上那个地铁了。轻松整理好自己的领带,推开门。

  在推门的一瞬间,他听到床上那人用清亮带着笑意的口气说:

 

 

   “我想吃豆丁家的辣酱诶,你不考虑帮我带么?”

 

 

 

三:

 

 

  在外人眼里,一整天的轻松和平时没什么区别。

  依旧会给自家弟弟准备好早餐,即使并不非常拿手。但却用心的将上次一松抢走的辣酱倒了小半盘。没错,他就是舍不得。

  依旧准时赶到公司,从楼下星爸爸里那个笑眯眯的小哥那里买咖啡。在替面试官代班时遇到将屁股贴在他脸上的家伙......才从面试厅里出来便听到了刚才请求自己帮忙的前辈在自己办公桌前的嘲弄声。

 

  这和前几天、前几周、前几个月没有任何不同。

 

  桌上放着再次被完整退回的策划方案。

 

  

 轻松一整个午休时间都在蹲在厕所最里面的那一格里。

 其实也没干什么别的。

 办公室待不下去,嘴里还疼得要死。

 

  

  他突然就想知道假如以上帝视角将每个人的一生拍成一部纪录片。那么他的那一份一定是最特殊的。因为随便一个路人的存在感与特殊性都比他这个男主要强。我们平常所说的主角光环其实存在于每个人身上,只是视角问题导致了人们对此的关注度以及质疑声。

  

  就像平时看一部励志电影。主角一开始遭受巨额亏损,而主角的对头却一帆风顺。这是多么普通的一件事啊。但这时肯定会有人跳出来说,只是主角定义。

  既然是主角,就一定得又一次磨难不是么?他们信誓旦旦。

  那我们将这两个角色的经历反过来。主角一路高歌,而他对头却跌入谷底。那些人又有了一大堆说辞。

  这可是只有主角才有的待遇,别人不管再怎么优秀也一定会摔,还是平地摔!

 

  这种真理的存在导致了一个不可避免的现象:但从个体来看,人人都有主角光环。

 

  但我不一样。轻松想。因为从我自己的视角来看,这个一个活到现在除了跟喵酱握过一次手之外没有任何特殊性的家伙,甚至没有那个“溃疡怪”像男主!但不管怎样我还是人,那家伙可连人都不是,但世界上的人这么多...... *

 

  没有人能阻止一个平日理智,而今陷入了思考死胡同的并且犯了本质逻辑错误的人,去继续思考(。

 

 

四:

 

 

  最后回家的时候轻松还是在豆丁那家买了辣酱。要说他之前没有想过不带是不可能的。但纠结的原因并不是小松。

  

  下次还是更豆丁太讲讲,让那个旁边帮忙的那个伙计换条裤子。肋骨比嘴还疼......

 

 

  回到家,打开门。

  客厅地板上,他平时放在床头珍爱的喵酱手办被分成了零零散散的几块。

  沙发上躺着的猫咪身上躲在着紫色的毛衣里睡得香甜,垫在爪子下透明的底座上也是满满划痕。

 

 

 

 

 

 

 

*

  轻松这里钻牛角尖了哦,因为不管怎么说。属于他的人生他自己肯定是主角。而遇到阿松也就是属于他主角光环的另一种表现。只是被痛到一定地步而引发的一种类似心理疾病的突发表现。

 

PS:阿松就连古木的叶子都知道是什么颜色的怎么可能不知道豆丁太做的辣酱好吃呢(胡说八道

 

 

 

评论(3)
热度(24)

关于我

松野三男左
咸鱼
© 点心入侵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