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心入侵 ❀

[速度松]口腔溃疡[上]

▷ 一直挺喜欢灯油的歌,前几天逛收藏夹再次被洗脑。

 

▷ 所以说这次的梗是歌词梗,歌名如题。

 

▷ 好多人淡(tui)圈了。我不敢说我不会,但至少坑填完之前不会。

 

▷ 被自己帅到(X

 

迷样存在OSO X 精神不稳定社会人CHORO 年中双子。

       ↑开玩笑,是精怪一类的存在,也可以说是口腔溃疡的拟人幻化(笑

 

 

 

 

一:

 

  

 

  一松看着餐桌对面那个不停在动筷子的,低着头的人。

  

  白衬衣,黑西裤。

 

  简直就是职场精英的标配。

  

  他对那人这么说过,然后那便当时露出了他还在上学时长挂在脸上的那种笑容。

   

  “......”

  有点想收回自己刚刚说的话,这种笑起来简直纯良的和普通高中生没有区别的家伙怎么可能放心的让他走上社会啊??

 

  于是在他婉转的向自家哥哥提出这个观点后,没过几天轻松脸上便多了副眼镜框架,不戴镜片的那种。一松便见着那框架将他哥哥墨绿色的,偶尔会带有明显情绪色彩的双眼挡的朦朦胧胧。

  

  不能否认这让他成熟了些,可周身的气质还是像那种少时偷穿爸爸西服的小孩。

 

  然后现在那人的手不停地在一盘口味极重挤满辣酱的非家常凉菜与自己的饭碗间来回。拿着筷子的手极稳。没有丝毫被辣到或是说有刺激感的表现。

 

  若是一个不了解对方的人,可以大胆放心的猜测这只是突然间的心血来潮?时隔多日的回味无穷?千万种猜测全基于自己的生活体验与人生阅历。一松不敢说自己一个大学生有这些长时间积累下来的社会经验,但他有自己的判断方式。

 

  理由不多,但足以让他得出正确的结论。

  于是他伸手拿走了那一盘菜。

 

  才伸出筷子的人将手悬在了半空中。没有收回,也没有继续去寻找周围其他的菜色。抬起头,轻松露出了个有点莫名其妙的笑。

  

 

  他说:“一松你也喜欢那家的辣酱凉菜么,那下次再买多一点给你。”

  然后探出身,指尖触上了那盘红的像要溢出来似的食物。

 

 

二:

 

 

 

  忘记自己睡了多久。轻松从自己满地狼藉的房间地板上被活活冻醒。地板上满满的都是自己写好的却被迫修改以至于最后最终全盘否定的策划方案。一团一团的纸三三两两的堆放在一起。伴随着凌晨特有的过分干净的空气,散发出油墨混合着淡淡麦啤的香味。他坐起身,才发现地上躺着的那听啤酒居然没喝完。淡黄色的液体洋洋洒洒沿着地上木板的缝隙流了一大滩。

  

  看到这惨淡模样房间,某个有点小洁癖的主人却没有像往常一样利落的假装失忆利落的收拾房间。

 

  

  因为此时的他被阵阵从口中内壁上某个部位传来的刺痛所吸引。

  不是很强烈的痛意却源源不断的以自己的方式证明着自己的存在感。

 

  轻松打开房间里通向浴室的门。直直的看向身侧的镜子,没去在意现在因为过分苍白的皮肤还有黑眼圈而看起来极其不健康的自己,甚至没看到浴室另一头通向自家弟弟房间那侧的虚掩着的门。他张开嘴。

 

  鲜红的内壁上几片大小不一的白块排列出奇怪的形状。

  轻松僵在了镜子前。

 

 

  口腔溃疡......么? 

  脑子里想着家中药箱里好像并没有治疗这方面的药物啊那些剩下的好像好多都要过期了什么时候和一松一起出去买一点,轻松细白修长的手指却按压在了身前镜中的自己的嘴唇上,一路顺着嘴角探入潮湿的,有着温润触感的口腔内。就像在模仿儿时自己的习惯性动作。

  

  但又不尽相同。

 

  镜子里的人没有做出吮吸的动作与意图,甚至口中还有些来不及吸入的津液缓缓沿着手指流下。轻松只是在单纯的试探自己溃疡的那块的伤口。没有真真的触碰上去,光是边缘皮肤简单的拉扯就足够让极少受这种苦的家伙痛的红了眼角。

 

   并且丝毫不觉得现在的自己有些过分的孩子气。

 

 

三:

 

 

 

  待一切都收拾好之后太阳已经基本见了影子

  穿好自己也许是千篇一律却绝对整洁的衬衣,轻松对着衣柜上小得只能看到自己双眼的镜子笑了笑。比常人都要小些的瞳孔眯了起来,狡黠的像某种过分聪明的动物。然后他收起这幅面孔,将桌上的眼镜框的往脸上架。

  还未戴到脸上,却被人以一种强硬却不失礼仪的动作拦了下来。那人的那双手从身后伸出,像是拥抱一样。一闪而过的大红色袖口闪的轻松眼睛疼。

 

  “别戴啊,眼睛这么好看。”调笑口气的男声带着细细的热气流缓缓流入轻松的耳内。

 

  轻松转过身,在看到那人的一瞬间。口腔里的溃疡伤口一瞬间像一根针,顺着心口扎了进去。

 

评论(6)
热度(33)

关于我

松野三男左
咸鱼
© 点心入侵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