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心入侵 ❀

[年中松]克隆(上)

▷十一抓紧时间码脑洞我真是勤劳【被自己的强力迷倒,什么时候发......我一个大一的不容易啊.....

 

▷看刀男沉迷爷爷美颜不可自拔,强推黑白来!


 

▷当然粮什么的可能性不大,毕竟我没当婶。

 

▷黑手党ichi(克隆人)X  军官Choro(体细胞提供人);

235警局,146黑手党

女装、克隆伦理人权问题、134修罗场还有多如狗的私设出没,避雷。

 

 

 

序:

“Most advocates of human cloning also advocate the genetic modification of the human species.

     Last modified May 15, 2006”

 

 

一:

 

 

  怎么说呢,轻松对自家上司真是太过了解,以至于他在收到那封与平时无异的任务邮件后不管看没看完不到一分钟便出现在了那人的办公室里。无声地质问那个家伙被威胁了些什么。

  坐在有着巨大靠背办公椅上的男人苦笑着眯起了自己深蓝色的双眼。

“这么快就看出来了啊,My dear brother.”

  面前靠着书架摆弄着旁边桌上咖啡机的青年却没有回答,被警服勾勒出有着漂亮轮廓的背部却还是紧紧绷着。这种通过身体表现情绪的小动作远比那些刺耳聒噪的责骂更能让人感到愧疚。

  而且很明显。空松伸手抚平自己习惯性上扬的嘴角,一口从刚刚开完会就憋在胸口的气又被往上提了提,像一团湿润的棉花毛毛躁躁的扎在他的气管出口。

 

  那孩子情绪不对。

 

“这次任务是上级直批下来的。选中你的原因我也就不多说什么。但是我们也不是很确定那边的目的。只能说是做好万全的准备——”

“他会来的对吧。”依旧是背对着那人的轻松说出了他今天到这个房间的第一句话,声音像是被强制出瓶的未发酵好的葡萄酒,闻之芳香扑鼻,却涩到无法下口。

 

 

“......如果调查显示没错,那边也不再做出任何改动的话。”说完这话的男人感觉自己看到了眼前青年的情绪爆掉的一瞬。

  那些情绪被塞在一个气球里,平时被主人管理的非常好。而今天的自己却在它被涨的满满的时候递上了那最后一根针。虽然知道那人平时积累的情绪终是有一天要爆发,空松还是不住地在心里埋怨像个坏人一样的自己。心里自责的男人在行动上也毫不含糊,起身向前几步便大手一张将清瘦的人揽到了怀里。

  明明是很暧昧的动作,当时双方却都不觉得有什么。空松比轻松稍微高一点,炽热的鼻息扫到身前人的耳廓后,将白皙的皮肤染出丝丝红晕。然后他一把将头冲着那人的肩膀埋了下去。就像他们刚见面的那天一样。

 

“会好的。”和当时一模一样的话说出来却多了太多当时没有的感情。

 

 

  轻松没有躲开,在感觉到那人疲惫的呼吸靠过来后,还是不知不觉地红了从刚刚起就一直憋泪到痛的眼角。

 

 

 

二:

 

  听说每个学校都有自己默认的规矩,或者说是传统。不论是每年一次的搞怪节日还是各种版本的校园怪谈,新生入学前必被前几届的学长学姐各种介绍一番。但警官学院却没有这种烦恼。恩,因为他们的规矩根本不能算是默认。而是被正大光明的摆到台面上来说,和嘲笑——

 

  学校没有任何任职女性教师。且不说每年就来一个月的新生军训教官或是军官,就连外包的食堂里都只有少数几个看着像自己阿姨的大婶。

 

 

  所以说学校还是十分重视青春期孩子们的过分旺盛的荷尔蒙的力量,并且直白的表示不相信他们口中的自控力。

  但是今年不同。

  今年的新生军训有个女军官来。

  ......

  女军官吔???

 

  

  于是各种关于女军官的传说迅速地在高年级中传开,又通过网络一个版本不差的被新生大肆讨论。

 

  长相几多妖艳,实力几多逆天,性格几多傲娇,情史几多精彩。*

 

 

“......噗,不得不说这和你那谁还真是挺贴合的嘛~”某个穿着新生军训服的家伙像是一滩烂泥一样侧卧在榻榻米上。先是一本正经的念出那段像是打油诗一样的总结性描述,随后开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正背对着他穿衣服的青年在听到“情史”二字时便停下了手上的动作,不咸不淡的测身瞥了眼毫无形象可言的男人,昏昏沉沉看不出情绪的双眼中却仿佛流动过颜色更深暗潮。随意留下了句话便出了门。

 

  剩下一个激灵从地上弹起的男人在房里孤独的怒吼。

“谁才是是老脸配不上嫩衣服的人啊?!”

 

 

三:

 

 

   关于女军官不得不说真是一个误会,至少此时处于讨论中心的主人公也是才发现邮件里的要求居然是这样。刚从空松办公室出来准备回到自己房间里的青年恨不得冲回去以命相搏。这件事在一定程度上冲淡了他一直低迷的情绪。

 

  当一个人开始学会自我安慰时便是他从伪成熟向真正的成长的开始。

 

  即使轻松之前执行过很多关乎性命的任务,也无法将这种假象像细沙一样密密麻麻一层平铺开来,将他伪装成那些太精明的老妖怪。于是松野轻松在发现自己无法对这种动摇他心性的情况做出任何改变时,便十分聪明的选择了在潜意识里自我安慰。先是不停地暗示自己有关此事好的方面,再是纵容一些其他的事分散自己在这件事上的注意力。

  他就像一个天生的猎手,不需要教便能做到那些于这个年纪过分不搭的技巧。

 

  在轻松进门看到规规矩矩摆在桌上的女性服装时,这种技巧的表达便进化到了另一个高度。

  将那些衣服一件件抖开,拎着件恶俗的肉色内衣的青年微不可见的皱了眉。斜靠在桌旁,另一只手直接接通内线电话。

 

“十四松,上次任务的黑色女性内衣你还留着么?只要上衣就够了。”

 

 

  面不改色心不跳地套上牛皮尖头小高跟鞋时,轻松脑中开始构思关于自己在开幕式的轰动出场时应带的妆以及自己穿着高跟鞋的战斗力。

 

 

 

四:

 

 

  警官学院今年的新生军训开幕式成了很多人一生中,最为难以忘记的片段。

 

  那个有着墨绿色短发的女性军官踏出车门的一刹那,其实大部分人那是连她的脸都没看清。只是记得一条苗条却绝对有着结实肌肉的小腿,当然还有紧紧绷在上面的黑色丝袜。仅仅是如此便能够让一部分学生在脑中构思太多不切实际的性感幻想。

  更不用说之后她像个女王一样坐在一群男人中间。那种视觉上与心灵上的双重冲击像个踩着木屐的相扑运动员。一次次在他们心房上,踩出一片片淤青:明显不低于普通男性的身高却仍是女性般的纤细,狭长的眼型搭上略小的瞳孔,总是抿着的嘴唇的不自觉行为,发言时自我意识过高时从内心里表现出的傲慢.....好吧我们说这么多就是为了表现轻松确实做到了他所想的轰动全场。

 

  并且全场好评。

  

 

  至于那天之后论坛上多出来的那群总是希望被他踩的人就不提了。

 

 

——T.B.C.

 

 

*:这段排比出自萌芽文章“不讨人喜欢的马小姐”(?没记错的是这个名)

 


评论
热度(33)

关于我

松野三男左
咸鱼
© 点心入侵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