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心入侵 ❀

【年中松】槲寄生(上)

▷当看到隔壁速度在官方爸爸的抚摸下幸福的割着各自的腿肉时

▷我低下头,安静的塞了一嘴粮

▷毕竟这么多人不差我一个

▷于是来了一发年中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中学paro 喧哗paro 速度暧昧向 年中双子向



一:

  “不管是怎样的甜言蜜语、动情声色都无法掩饰你作为一个寄生于他人生命里的可怜鬼。”

  松野一松双眼紧紧地跟随着前方那个严谨地穿着国中制服的家伙,他感觉自己的眼球几乎要融化成粘液状,随后将顺着酸涩的眼眶边缘流下。

  如同甜腻的在阳光下烂成一滩糖水的冰淇淋。

  即使这样,一松依然睁着眼,就像半夜被强迫关灯的孩子一样。

  孩子们恐惧的梦里会有最后一瞬的灯光明灭,他却希望那人会因为感受到了自己灼热的目光而转过头来说那些他想听的事。

  那个在制服里穿着红色套头卫衣的面容模糊的笑容恶心的人说的事。

  对啊,神说万事总有奇迹。

  然而奇迹好像不会发生在从未祷告的垃圾身上。一松撕扯着自己心中流水线上被生产出的无数的他,在生活片段与细节中期许自己能成为如此的松野一松们。

  却没有一个能告诉他现在应该怎么做。

  身前的人终是停下了脚步。

  “一松,”他转过头来,干净的脸上没有表情。

  “快点跟上啊。”

  是与平时无异的带着雾气催促。



二:

  轻松一直到回家了都再没对一松说一句话。

  “我回来了。”

  “……我回来了。”

  偌大的房内却没有人的回应。冰箱里放着不知道多久一家人一起买回来的速冻食品。父母的工作都忙得不像话。说要好好照顾与还真是也还真是没在物质上亏待了他们,但生活方面一直都是轻松在照顾弟弟一松。

  以前也不是没有为二人请过保姆,但后来都辞退了。

  轻松自己完全不用,一松却是不适应外人插手自己的生活。

  在从隔壁的阿姨拿了今天新鲜的两人份的晚饭食材后轻松就钻进了厨房。说实话他也不知道自己做出这种类似逃避一样的举动是出于什么动机。

  那个叫松野小松的家伙在第七次来找自己时被亲弟弟撞见。

  “啊啊啊,轻酱真的不加入吗——”长长的尾音和故意提高的音量里包含着太多轻松未察觉情绪,松野小松坏心眼的没有点明教室门口某个藏在墙后的人。

  “我说了多少遍别叫我轻酱!”轻松背对着小松收拾着桌上的书本,“再说了我和你也就是小时候混在一起过,你又是怎么知道我现在打架怎样。”

  空荡荡的教室窗外红霞漫天。

  要是背后的这个正在跟他撒娇的人还是曾经的那个儿时恶童玩伴,轻松也就帮忙了。但问题是小松现在背后站着的那个叫东乡的大佬可不是什么简单人。在这种节骨眼上被拖入伙,再想出来的可能性真是就不大了。

  “噗……”

  “……所以说你笑什么啊?!我很严肃的!你也别再来找我——”

  “那么轻松你一直还觉得我是在跟你商量么?”

  话只说到一半,轻松就被一只强有力的手的扳过肩膀,转而成了面朝小松的姿势,整个人近乎是被那人压在了墙上。他这是才看清小松脸上神经质的、带了些威胁的笑。

  “——什么意思。”即使可能猜到了原因,轻松还是没有说明。

  “嗯,你可以问问现在‘藏’在门外的你的可爱的弟弟,”小松有些暧昧的靠近了面前人的脸,一字一句敲在了轻松的耳膜上,“十四松好像和他一个班哦~毁掉一个孩子对于我们而言算是比较简单的一件事呢。”

  “……”

  之后小松又说了些什么轻松完全没有注意听。他的余光瞟到窗外仿佛象征了幸福的晚霞,木然的点了点头。

  “好。”真刺眼。



三:

  “……”

  一片沉默。


  本该温馨的晚餐在两个人的刻意沉默下被扯出了些不伦不类的尴尬。轻松看的出来对面的一松几次想开口,却都硬生生的憋了回去。在心里叹了口气,又想起自己在答应小松时的就已做好的决定,还是没有像往常一样给一松解围。

  只是在最后收拾碗筷时,轻松看着那个从小被自己疼大的弟弟笨拙的打算过来帮忙,一股脑将餐具塞到了对方手里,说了三句话。

  “一松,以后尽量少和我扯上关系,”一松僵在了原地,那个陪了自己这么多年的哥哥低着头,看不出什么表情。

  “还有离你们班那个十四松远点。”怀中的盘子在不稳的手松开前就被抢了回去。

  随后迎接他的是一个拥抱,比自己高不到那里去的兄长把跪坐在地上的自己抱在怀中。

  “我们的一松该长大了。”

  刚刚还在一直发愣的一松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双手蛮横地拉住了轻松的衣服,像是要将自己的一生都挂在这个人身上一样。“哥……”

  轻松却没有丝毫留恋地打掉了他的手,起身离去。没有再给一松任何询问或是纠缠的机会。

  当天晚上就把自己在家中的所有物都与一松的分开收拾了。第二天更是没有等一松,直接将早餐放在了桌上,提前出门;中午午休不再与一松一起去学校背后的绿植馆喂猫;放学时更是被小松那几个家伙直接拉扯走。

  “……”一松在第三次来找轻松未果后终是有些丧气,想着道个谢便走的。却被刚刚搭话的轻松的同学拦下了。

  “你是轻松的弟弟对吧,”没等他回答那人就一副有些害怕的模样对他低声道“你还是离你哥远点吧。”

  “那个——”

  “好了,别的我也不再多说什么,你就当没听到好了。”

“……”

                          
                                                                     ——TBC.

这里点心!十分感谢大家的照顾,假如有什么问题可以提!会尽量改正!那么下次再见。

评论(11)
热度(28)

关于我

松野三男左
咸鱼
© 点心入侵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