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心入侵 ❀

[速度松]恶意为之【下】

▷おそチョロ

▷。。。对不起,我是警察。

▷最近一直没更文,要找借口当然容易,但我没更就是没更,真心抱歉。

 

▷但我有脸我所有开的文都不会坑!!!

 

▷真的,我以一个垃圾的尊严起誓。

 

▷那么感谢事到如今还在看的你们【士下座

 

妈的我不会弄超链接......QAQ

 

 

 

一:

 

  先别问小松是怎么知道轻松在装睡的。

  沙发上的人睁开了双眼,很普通的动作。但作为一个长期处于自视高人一等情况下的黑手党中高层骨干,轻松也不知自己的一言一行都附上了奇异的,带着傲慢感的威压。

  “......既然知道我是装睡的为什么还要弄走空松和锻松?”

  从刚才起就一直蹲在他面前的长男这时站了起来,以不紧不慢的步子走到窗帘被严实拉上的落地窗前。

  只是用手指挑开了一条小缝,外面的阳光就不遗余力的涌了进来。明明本该是带着室外气息的温暖,到了这个屋子里却是那么突兀。

  格格不入一般的像是长期雨季的小镇来了个北方从土里长出的男孩。

  那是平衡被破坏后的想要逃离,与无能为力。

  “你觉得呢?”

 

二:

  

  这件事在轻松看起来很简单。

  自家末弟一直希望与自己一起出任务,不管理由多么令人潸然泪下,但规则与擅长方面摆在那里,不管怎样都是没有答应的可能性的。

  但锻松毕竟是锻松。

  在他连续将空松送自己的“结成搭档1000天”礼物、“结成搭档1500天”礼物......转手给轻松后,轻松,答应了。

  “就这一次哦。”看着锻松还略带少年模样的身形后,轻松还是心软了。

  然后他向小松提出了报告申请。

  然后那人给了自己一个微型窃听器,末端在自己手上,另一头却被随意放在了小松自己的办公桌上。

  那家伙什么也没问。

  然后自己在外出任务时听到了预想之内的心疼弟弟而想帮锻松永久调换搭档的空松与小松对话。

  理所当然的,也听到了自家长男不愿意这么做的理由。

  所以是希望我们两方面的行动以达到打消锻松想法的目的么......

  然后看了一眼饭局上接近尾声的谈判之后,轻松就顺其自然的“醉了”。

  那么现在那家伙是什么意思...把那俩人留下来再解释一番自己“不会”喝酒不就成了么?

 

三:

 

  轻松看着窗台前小松的侧脸。

  是与自己相似却不相同的轮廓。更加硬朗的面部明显会讨女人喜欢,总是翘着的嘴角又带上了青春的味道。一双笑眼强行在魅力值上加分。

  实话实说,很好看。

 

“所以空松你作为次男没看出来我喜欢轻松么?”

 

  又想起自己在耳机里听到的他莫名严肃的这句话......

  啊啊,是送给空松的套路吧。那种人,怎么可能会如此的喜欢一个人,更何况还是自己。

再回过神来时,那人已回到了轻松面前。身体稍向前倾,缓缓低下头来。

“还是说,轻松你是把我说的话,当做玩笑与套路了么?”

没有回话,轻松低着脑袋。

半晌,站着的那人终是没了耐性,正打算做些什么。

轻松抬起了头。

“是啊。”

 

四:

 

 小松听到这句话后楞在了原地,但却并没有想象中的情绪爆发。他,好像感觉得到面前的人还有话没说完。

他一直以为这只是因为自己的喜欢而强加在他们之间的心电互通,但直到现在小松才反应过来,他所感觉到的轻松话没说完绝对不止来源于面前人那双掩饰了太多的眸子。

没再等到回应,轻松强掩下了心中的失望,或许是一些别的情绪。起身准备离开。手腕却被拽住。

过分灼热的温度几乎使轻松无法平衡,事实是无法平衡是真的,但绝对不是由于小松手心的温度。

还有清醒意识的最后一刻,轻松眼中满满当当的都是那人暗红色的双眼。

“不把话说完就想走,谁说的?”

 

后记:

 

 “轻松哥,你怎么?!”锻松看着声旁明显穿着外勤西装的轻松,下意识的回头看了眼。

 在确定没有红色的身影后长舒了一口气。

 “......以后我跟你出外勤。”在把面前那家伙动作尽收眼底后,轻松还是没了脾气。

 “真的吗!!太棒啦!那以后我帮哥你挡酒!”

 “......好,谢谢你。”

  

 看着监视器上面对末弟无可奈何的自家老婆时,小松周身的气压还是低了低。

 果然还是不爽......

 说什么一起工作效率下降?!真是......

 但回想起那人满脸通红的承认那份自己一直放在心中,直至快憋烂的感情时的模样。

 小松还是笑了笑。

 反正还得回来,也不急这一时嘛。 

 

 写完啦!!!这里点心,谢谢看我文的盆友们~有问题可以随意的提出来!

 咱们有缘再见!

评论
热度(31)

关于我

松野三男左
咸鱼
© 点心入侵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