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心入侵 ❀

【速度松】说出来你可能不信 (下)

☼果然还是要多看书才能有文力,思维受阻

 

☼说好的兼职也因为各种偷懒胆怯没有实现

 

☼对自己有点失望

 

☼深柜OSO X女装习惯CHORO  

  没有逻辑瞎搞事

 

 

 

 

一:

 

 

 “你刚刚跟小松说了什么啊,他看上去像是要离开人世了一样。”几乎是见证了全过程的室友看着先前没多少笑意但失少还是正常状态的小松,再对比那个脸朝下横躺在自己床上的滚得一身都皱巴巴的家伙,有些心有余悸的问道。

 

  “我也没讲什么啊。”同学觉得自己很委屈,戳了戳躺在床上的不明物体,没有得到回应后无奈摇头。

 

  “没得救了,告知家属吧。”

  “小松有人找。”门口同时传来刚进门同学的招呼声。

 

  毕竟有正事儿,即使再不乐意也不好再继续装死,松野小松像个咸鱼一样翻了身,随便套着拖鞋就往外走。肩膀被人重重拍下,明显是来串门却刚好帮忙带话的隔壁兄弟表情凝重。只道了句“你小心。”就一阵风一样的把他推出去。还顺带关上了门。

 

  我马上就要进去的,那人怎么回事儿。小松转过头。看到了一张脸。很好看的那种,五官轮廓一切都是那么熟悉,唯一有些陌生的是架在鼻梁上的金丝眼镜。虽说没习惯,但丝毫没有对眼前人模样给视觉造成的震撼效果有任何影响。

 

 

  “有时间一起喝个咖啡么?”

  “……有。”

 

 

  “哎呀,怎么走了呢。”龟缩在门背后的两个人身体互相交叠着,姿势十分猥琐。

  “等等等等!”

  “怎么了?”

 “你刚刚说那人中午和小松怎么搞来着?”

  “搬个板凳,听我细细道来!”

 

 

 

 

二:

 

 

  面前的咖啡刚刚被端上来,隔着不远的地方放的却是杯奶茶。纤细漂亮的手指在杯壁上收拢,随之传来的轻笑声让小松回了神。

  明明没有做亏心事儿却分外心虚的松野小松觉得自己挫爆了。

 

  

  淦我第一次和他见面就是在发呆啊现在也是算是刚才见面的那一下已经三次了喂!!

 

 

  “明明和我不是第一次见面为什么小松先生会有这种表现呢?”

  

  轻松突然的发问给了对面的人一种被质问的错觉,脑子里想着怎样的回答嘴就直接顺了出去。

  

  “男装还是第一次见啊。”

  “哎,那倒也是。看这个反应应该是满意的吧。”

  “虽然第一眼看过去都很惊艳,但感觉和昨天很不一样。果然还是对着男生更加自在啊。”

  “哈哈哈是这样的吗,那以后我和你见面还是穿男装好了。本来以为换女装来找你会让你很有面子呢。”

  “那当然!你要是穿女装到我们宿舍楼下来找我,我室友那嫉妒的目光应该可以实体化。”

  “所以你是更希望我穿女装来找你咯。”

  “啊啊,也没有了。说了你这样我会更自在啊……”

   

 

  ……

 

 

  两个人在过了期初小松的不适应阶段后就很随意的聊了起来,虽然一直到现在话题都没有展开,但双方对话却是极其流畅的。说到了这里,该怎么接下去才不尴尬。又或者说应该怎么在那人的基础上将双方共同向表达的意思说明。小松都没有去细想,就这么顺着顺着,谈话内容就一路从二人的初次见面女装,到了食堂的二次单方面认出。

 

“我那个时候是在帮我弟弟带饭了,玩手机排队在。就听到背后的声音很耳熟。”

“我们才见一次吔,说的话又不多。这么快记得住声音?”

“对啊,本来我对这方面就比较敏感。再加上你音色说得上是特别。所以一听就辨认出来了。”

“好尬好尬,我中午那个时候也是在发呆啊啊啊。”

“又没关系,”轻松笑着抿了口已经温了的奶茶“不是这个机会我可就错过你了。”

“但你中午仅仅只是认出我来,又是怎样找到我的?!”

“这个嘛,我有个弟弟。在学生会任职,平时认识的人也很多。从那个下课时间来看就知道你应该是大二的。我给他再描述一番缩小范围,最后直接把电子档案的证件照截图给我看,我逐个找才找到的。”

“哇真辛苦,像是那种锁定范围目标的特务一样。”

“也没有那样,被你一说就起了一身疙瘩啊喂。”

“实话实说也会让你有反应是怎样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喂喂!”

 

 

 

  面前的咖啡很久没有动一口,指尖却停留着那刚刚好的温度。

 

 

 

 

三:

 

 

   接下来的一个月时间里,室友都无法在没课的时候见到他们寝室的松野同学。就连拿着典藏的A书来求他办事也会毫不犹豫的拒绝。

 

  “你们期中复习好了吗,我也没有。”

  然后就拿着他那本笔记逐渐多起来的专业课本,打扮地人模狗样后出了寝。

 

 

  “那人刚刚看都没看我送到他手上的‘处子的诱惑’!!你们敢信么??”

  “恩,你说别的都还好。小松这个还真是......”

  “上学期他就找我借!我硬是不舍得把它交到别人手里,这次我忍痛割爱他竟然拒绝了?”

  “这也许就是学习的力量吧。”

  “不,应该是爱情的力量才对!”

  “那小子居然……”

  “真是让人感动愤恨与嫉妒啊。”

 

 

 

    吃完晚饭后心满意足回寝的某人刚开门就收到了无情的镇压。

  

 “是谁!夺走了你!松野小松的心!”

  “是她是她,就是她!我们的朋友……”

  “你们不是都见到过吗,那天中午找我的那个。”

  “.…..”

  “.…..”

  

 

    寝室气氛一时非常尴尬,三个人大眼对小眼看了半天。

  “不是,小松我们问的是那个啊……”

  “你们是在说最近下午我和谁待在一起不是吗,就是那人。”

  “吓死我了,”室友感觉自己的背后被冷汗浸湿了“这样的话,你就当我们刚刚什么也没说啊哈哈。”

 “你还是老老实实去复习课本吧。”

  

 

 “不啊,我今晚去酒吧。”小松站在自己衣柜前,把一件黑色的牛仔外套罩在自己卫衣外面,转头朝他们笑了笑。

 “.…..”

 “……小松你变了,你以前是个连被搭讪都会害羞的男孩子。”

 

“恩,人总是要为了一些事而改变。”仿佛焕然一新的松野同学蹲下将鞋带系了个好看的结。

 

  准备就绪,出门。

 

 

 

 

四:

 

 

    小松一进去就开始装作不经意的四处看,那样子让人想努力忽略都不行。

 

  “在找人?”旁边凑上来一个不识相的。

  “对的对的。”小松向后稍微避让了些,那人却变本加厉的靠了上来。

 

    过分贴近的姿势让处于承受方的那位有些恼怒,小松把把袖子向上提了些,是想动手表现。

  

  “啧……看上去也不怎样啊。”那人突然来了这么一句,身前的压力骤然降低。才以正常的姿势站住,刚刚那人就自顾自的向前走去。要不是看到了他身上猫耳女装cos服,又想起了室友说的双子,小松根本不会相信他是带路的。

 

 

  “你哥,让你来带路?”

  “不然让你死在一楼吗。”

  “?”皱了皱眉,怎么就死在一楼了。

  “ 我们今晚有演出。”

  “哦哦——”

  “也是女王的lastshow。”  

  “.…..”一直在带路的人转过半个身子,好看眼睛是深深浅浅的紫色。他带着口罩,面上看不出什么感情起伏。但小松还是懂了。他低下头,右手开始揉搓精致包装盒的提手。

 

 

  然后两人就一路沉默到了包间,包间里一个人都没有。这时候下面大场已经有人开始起哄倒数,数到最后小松看到那个青年漂亮的身形出现在骤然变亮的台上。从这个包间的角度看,一切心思都在那家伙过分激烈的攻势下无处遁形。

  松野小松放开手上的东西,捂住了脸。

 

  我完了,他想。

 

 

  ……

 

 

  轻松下台的时候收到了不小的阻拦,那些人都像疯了一样的叫喊着什么。他没有一个个去仔细分辨,但他知道自己最后的那一席话总有一个点戳到了那些人身上。很是疲惫的从安全通道走上楼,打开包厢门。里面一片漆黑,没有任何动静。轻松站在门口愣了会儿,在脊背被空调吹的开始发抖时才回过神。换好衣服戴上口罩,给一松留了钥匙和纸条,下楼出了酒吧。

  刚出门就从天而降一件外套,还带着温度的点心盒被按到了他的脸上。

 

  轻松双手接住,再抬头眼前就是一张放大了的脸。

 

“刚刚觉得晚上还是吃热乎乎的蛋挞好,所以就去买来了。”面前的人穿着大红色的卫衣,笑嘻嘻的用自己的额头抵在了轻松额头上。

 

 

“果然还是男装最好看。”

“.…..”

“以为我会走?”

“.…..”

“我超委屈的!只是去给你买了蛋挞而已嘛。”小松扯开嘴角,笑的肆意。

 

 

 

 

“我不会走的。”

“.…..你说的。”

“我说的。”

 

五:

 

 

  松野小松: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一开始是直男。

  松野轻松:哦,这样吗。

 

                                                                          —end—

 

 

  

  

 

  结束了,最后的感情线也没有写的明确。

  应该会觉得很仓促。

  要是阅读效果不好真心抱歉【鞠躬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总之有问题或是什么想说的就评论吧。


评论
热度(24)

关于我

松野三男左
咸鱼
© 点心入侵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