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心入侵 ❀

【年中松】谁还不是咸鱼怎么着(一发完)

☼也许算是猫咖小哥的后续

 

☼完全不出乎意料的短小

 

☼速度那篇会这个月尽量更完

 

☼咸鱼ICHIX咸鱼CHORO【喂    私设多

 

 

 

 

一:

 

 

 

  每年的夏天对于轻松来说都是一年里最无趣的时光,在家里吹空调无所事事的时光与偶尔出趟门浑身汗水黏腻的不适感交替着填充满那些回忆。这种时候即使告诉他喵酱在离他家不过三站的体育馆里开演唱会轻松都不见得会有多兴奋。他应该只是会排着队把票买了,再坐三站车的公交提前去买限量周边,最后听完整场含有安可的演唱会随着人群一起离场回家吧。好像和平时没有什么区别【

 

 

  可是对于这次的暑假轻松居然是有些期待的。

 

  因为他和那人约好了,说要让这次假期变得有意义起来。想到这里轻松往自己的旅行箱里塞东西的动作都慢了不少,他笑了起来。

  某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锻松同学曾多次表示过自己在寝室看到这种微笑时敢怒不敢言的可怜境遇:这种无时无刻不在强行往围观群众嘴里塞糖的可耻行为真是很容易引起群愤啊不要问我为什么我们寝就我会生气*!

 

 

  最后桌边的人拿出自己一直随身带着的便签本,看着上面被密密麻麻字迹填满的两页纸,又最后仔仔细细的看了最后一次,恩,自我满足了最后一次。

 

 

 

  轻松:这种合理又完美的安排也就我能想出来啊。

 

 

 

二:

 

 

 

  说实话,关于一松的工作也是前一周他们在说道暑假安排时轻松才了解到的。

 

  “咦?一松的本职是漫画家啊。”

  “对的,怎么了。”

  “我是说好像你兼职的时间怎么会这么多,一开始还以为你就是全职在猫咖工作的。”

  “没有,有在画关于猫咪的漫画。”

  “怪不得,应该是本来就很喜欢了所以才去画的漫画,然后又来这里兼职了啊。”

  “就是这样。”

   ……

 

 

  漫画家啊,一开始完全没有想到过呢。看到拿着袋子向自己走过来的青年,轻松扬了扬手。随即扶向旁边立着的墨绿色箱子,说了完全是反应现在他状态的开场白:“我感觉自己穿错了衣服,这也太热了。”

  一松看到他像是不得不松了一颗扣子的前襟,伸手就把人扯到自己面前快速低下头朝里面吸了口气。在对面家伙满脸通红的推开自己的笑着回答道:“要是带的衣服都不合适我这里不是还带了一袋子吗。”

  

 

“才不穿你的,你的衣服要比我大整整一号。完全不能想象我穿会是什么样子好吗。”

“感觉应该会,很色。”

 

 

  现职连载漫画家松野一松先生感慨起自己作为漫画家丰富的想象力。

  

 

 

三:

 

 

 

  在预算里轻松选了个价位一般的酒店,该有的设施都很完备,再加上有很出名的自制樱花布丁和清酒,可以说是一个性价比很高的选择。虽说按照网上的评价来说有时候双人标间会被订完,但是大床房……咳对于他来说也是一种可以接受的不错选择。

  但是说,现实总是会有不尽人意地方嘛。

 

 

  “为什么会说所有房间都被提前订完??网上明明就没有留他们家的电话说明可以提前电话预定啊。”

  “毕竟是假期嘛,回头客的可能性很大。”

  “.…..”

  “旁边还有家酒店,再看看去吧。”

  “……随便了。”轻松失去了告诉那个帮自己推箱子的家伙他专门做了攻略的念头。

 

 

  最后找来找去只剩下一家看起来就很贵的酒店还有空的大床房,两个累了一天的人还是选择了屈服。

  两人一路都没有说什么话,轻松是完全打不起说话的兴致,一松则是在忙着找房间和提东西。在外人看起来格外尴尬的凝重的气氛却没让其中的家伙们有任何不适。

 

  然后他们打开了自家房间的门。

  那个绿色衣服的冲进去“刷刷刷”。

  那个紫色衣服的冲进去“滴滴滴”。

 

 

  刚吃完饭回来刚好和他们坐同个电梯的邻居:“???”

  喂你们不要门口的行李了吗订的大床房就已经很奇怪了还为什么会这么急切的进去发出了更奇怪的声音啊。

 

 

 

四:

 

 

 

  果然还是空调舒服。

 

 

  两条配合默契关窗户开空调的咸鱼躺在宽敞的榻榻米上,这时候才有精力打量他们出于无奈订的房间。是一眼看上去就非常豪华的套间啊,客厅的落地窗打开窗帘刚好可以一览精致漂亮的夜景,里面就应该是连着澡间的卧室了。轻松才把门口的行李一股脑提进房间就和坐在铺着蓬松羽绒空调被和心型抱枕的浪漫粉红色大床上赤裸着上半身的某人来了个长达五秒的迷之对视。

 

 

  轻松:卧槽

  一松:0 -0 

 

 

  该说什么呢,果然是好酒店吗,考虑的这么周到还真是谢谢啊。转过头不想在继续尴尬气氛的轻松又看到了床头可以打马赛克的一排什么玩意儿,扭曲了自己脑里的想法。

  他把各自的东西分别拿出来在架子上摆好,又把带的一些自己有讲究的私人物品单独放在一边,找出衣服就准备进浴室。脚才踏刚进去,就被一双温热的手从背后搂住,带着还未冷却下来温度的气息一股一股的喷在轻松后颈处,引得他不自觉的微微颤抖起来。

 

  那人问:“你不邀请我吗?”

 

 

 

五:

 

 

 

  最后松野一松先生还是因为浴缸的大小放入两个成年男性太过勉强而不得不放弃了这个美好的想法。

既然浪费了这种好机会,可恶。某个人憋着一口闷气。

 

 

  第二天当浑身酸痛的轻松起床发现已经是正午的时候,没忍住踹了旁边那个睡得像头猪一样的混蛋。然后给自己私心的行为加上了借口:“说好了今天出去海边采风拍照的啊。”一松从背后抱住他完全处在不想站着的状态,他的脸埋在轻松的背上,传出来的声音闷闷的。

 

“先开窗看一下天气。”

“恩……那样也好。”言罢,那两人就以一种极其诡异的姿势挪动到了窗口,扯开厚实的窗帘——

 

 

 

 

“.…..”

“.…..”

  明明都没有说话,他们却像是懂了对方的意思一样。轻松去盥洗室洗漱,一松则是将他昨天没来得及拿出来的一系列作画工具摆放好。那种无言的默契围绕在两个人之间。没有人去提刚刚的对话,没有人去理会在空调房里却带着诡异温度的窗帘布。

 

 

   ......

 


“所以说这就是你们说好去采风找灵感最后在那么贵的酒店里咸鱼的全过程?!”锻松在电话里歇斯底里。

“恩,这也不能怪我们啊。”轻松拿着手上最新出的漫画里的漫画家特别企划心不在焉的回应着。看到了里面写扥对那个极其自我的漫画家的采访问题。

 

 

 

“一老师说好这次给我们带来海边多幅风景画的,为什么没有呢?很多读者都表示略有不满啊。”

“因为海边太阳太大,人太多。是完全没有考虑的情况。”

“虽说如此但是老师是初次投稿这种极其有家庭温馨气氛的类型,这又是取材于哪里呢?哦,还有人十分好奇画中那个穿着宽大紫色外套的背影呢”

“在我房间里画的实景,你说是谁。”

 

 

 

—END—

 

 

 

 

☆草草结尾

还蛮喜欢这种情节简单地流水账故事的【因为好写

 


评论(1)
热度(17)

关于我

松野三男左
咸鱼
© 点心入侵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