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心入侵 ❀

【速度松】说出来你可能不信 (上)

☼没错这就是为我期末做的准备来攒的人品

 

☼书到用时方恨少

 

☼应该是到了把电脑里的剑三屁股LOL给删了的时候了【严肃

 

☼深柜OSO X女装习惯CHORO  

  没有逻辑瞎搞事

 

 

 

 

 

一:

 

 

  

  这是松野小松不知道第几次看向酒吧里那个靠在调酒台的人了。

  说起来可能有点色情,但吸引他的确是就是那人胸和腿。

 

  即使知道自己不应该再继续看下去了,但是在手里的被子空了之后还是没忍住抬了头。入目的是两条交叠着光滑的腿,黑色的丝袜被撑的里面露出些许若影若现的肉色。目光再向上移动些许就看到了那人翘着的大腿与一字裙裙边之间形成的阴影三角形。小松不自觉的做出了吞咽的动作,他像是急忙想找到什么证明自己一样,没有任何顾虑地向那人的胸口看去。

 

  哎……

 

  他低下头叹了口气。又向服务生要了杯果酒。

 

  抹胸裙是最显身材的一种裙子,对胸型和大小的要求都很高。小松第一眼看过去此起彼伏的曲线真的是很美的,但要忽略那人明目张胆的胸垫……没错啊!那人就像怕别人不知道一样地把胸垫露在外面!再一看到完全没有刻意去遮挡的喉结——

 

  我就算想安慰自己,催眠说这是个女人都不可能,小松拿着已经空了的玻璃杯轻轻地磕了磕桌面。

 

 

 

 

  真是蠢啊,怎么会觉得这种地方会有正常的女性服务员呢。

  他看着为自己送来另一杯果酒的服务员弯腰时从短裙裙底露出的平角裤。

  没忍住笑出了声。

 

 

 

 

 

二:

 

 

 

  前面说了这么多,应该已经可以看出来很多不同寻常的地方了。

  

  没错,这里是人妖酒吧。由于酒吧特殊的设定,来这里的人可以说是鱼龙混杂。有来这里办十八岁聚会说话时脸还红扑扑的女孩儿们,有下班后追求刺激与放松的上班族们,有乍一看十分油腻却一定很有钱的大叔,还有……

 

 

  对的啊我松野小松就是来这里确定性向的奇葩怎么了,他朝着因为刚刚自己笑出声行为有些恼怒的服务员背影吐了吐舌头。

 

  现作为一个普通大三学生的小松已经不止一次看到同寝的两个家伙在偷偷交头接耳些什么了。要是说他们不表现的那么明显也许小松还不会去特别的关注,但是每次在自己试探性的凑过去两个人就马上开始讨论晚上吃什么是不是也太假了点。

  于是无法抑制自己好奇的小松在又一次看到时,选择了直球。

 

 

“喂你们确定这次也不跟我说吗?”他坐在自己的电脑桌前,面朝靠背双腿蜷起笑的有些不甘心。那两人一听就反射性的想拒绝,但其中一个回过头来看到小松脸上的表情时就住了口,他用肩膀撞了下旁边的人。三十秒后两人跪坐在寝室的垫子上,开始一五一十的埋怨彼此。当小松最终听到他们谈论的话题时已经几乎快没有耐心了。

 

 

 

 

“对了没有跟小松说清楚,我们在聊学校后面的花街上才开不久的那家酒吧啊。”

“是的呀,就是那家嘛,嘿嘿……”

“可以说是很特殊了,居然是人妖酒吧吔!”

“我们从知道开始就很想去看看啊,伪娘女装什么的一想就很——”

 

 

“很恶心啊。”松野同学无缝衔接。

 

 

“.…..”

“所以说我们一直不想跟你说啊,看你那态度就知道会有什么反应好吗……”

“可以说是很不解风情啊。”

“你们不觉得恶心吗?”小松眉头开始有了褶皱,“会在人妖酒吧打工的男的会有多正常吗,还穿女装,肯定是基佬啊。基佬难道不奇怪吗?”

 

 

 

  两位同学一起摇头,表示社会现在对同性恋的接受度已经很高了。那些人与普通人再日常生活上没有任何区别,他们自己虽然不是但表示可以接受周围的朋友这样。

“但小松你平时表现出来的就是对同性恋很排斥,接受度完全是没有。我们怎么可能凑过去跟你说人妖酒吧这件事嘛。”

 

 

“虽然我很想说但是……”另一个已经很久没有开口了的家伙吞吞吐吐的来了句这样的话

“说啊?”

 

 

“有句很出名的话啊,”那人面上做的畏畏缩缩,但脸上憋都憋不住的笑意让小松看得很火大,他把袖子撸了起来。

 

 

“恐同即深柜,你知道吗。”

“.…..”

 

 

 

 

 

三:

 

 

 

 那个同学受伤卧床了几天小松不清楚,或是说现在他脑子里就没什么不是混乱的。因为那个被他一直盯着的人,在他不知道第几次叹息感慨与性别错乱时径直朝这边走来。

  小松感觉自己的脖子被一双好看的涂着绿色指甲油的手扼住了,他无法呼吸。那人拿着自己刚才喝过的被子缓缓举到唇边,找到了水渍未干的地方将嘴对了上去。对面传来了句话,明明没有呼吸小松却闻到了那股属于水果的甘甜与清爽。那股气息像是棉花一样堵在了他的喉咙处,明明想说话却发不出声音。

 

 

 

“你叫什么,”那人没有管小松的回答,又自顾自的说了下去。

“我叫轻松,很喜欢这里的果酒所以常常来。”

“……”

 

 

 

  对面的男人脸上还是没有什么表情,轻松觉得有意思极了。这人表现的好像刚才盯着自己大腿和胸部的不是他一样,段位可以说是很高了的。

  殊不知那人只是紧张到说不出来而已。

 

   

   于是美好的误会就这样产生了【

 

 

 

 

 

                                                             —TBC—

 

 

 

 

 

后记

 

小松:我靠??他不是这里的服务生啊怪不得质量好的根本不是一个等级啊可恶松野长子你平时泡女人的那些手段呢为什么会紧张的像是对初恋表白一样啊混蛋你这么怂的吗不对啊不是初恋的感觉我可不喜欢男人真是一个让人眩晕的家伙啊你


评论(5)
热度(47)

关于我

松野三男左
咸鱼
© 点心入侵 ❀ | Powered by LOFTER